<button id="zmv9n"></button>
  • <button id="zmv9n"></button>
    <tbody id="zmv9n"><center id="zmv9n"></center></tbody><button id="zmv9n"><acronym id="zmv9n"></acronym></button>
    1. <dd id="zmv9n"><noscript id="zmv9n"></noscript></dd>

    2. <tbody id="zmv9n"></tbody>
      <dd id="zmv9n"></dd>

      李瑋:影響力和新銳潛力并舉 創作與評論齊飛——江蘇網絡文學新觀察

      (2024-01-03 15:07) 5993922

        網絡文學是文學蘇軍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網絡文學生成發展初期,江蘇籍網絡文學大神輩出,江蘇率先成立了網絡作協。今天,網絡文學轉型升級,在新類型、新生代、新業態方面,江蘇的網絡文學仍然表現突出。不僅諸多著名網絡文學作家新作迭出,在現實題材轉型、IP轉化、海外傳播方面走在全國前列,新生的“90后”網絡文學作家也開始嶄露頭角,受到廣泛關注。在網絡文學創作保持強勁的發展態勢的同時,江蘇的網絡文學評論工作亦成為江蘇網文發展的亮點,揚子江網絡文學評論中心和諸多網絡文學評論家的評論在全國范圍內產生重要影響。

        江蘇籍網絡文學作家的開拓與進取,令他們貢獻了諸多首開先河式的網絡文學作品。多年來的創作積累,讓他們今天的寫作更加成熟與多元。此外,驍騎校的《橙紅年代》《長樂里:盛世如我愿》、天下歸元的《扶搖皇后》《山河盛宴》、我吃西紅柿的《盤龍》《雪鷹領主》《宇宙職業選手》、任怨的《橫刀立馬》《仙道方程式》《元龍》、藍色獅的《錦衣之下》《明月漫千山》、十四郎的《琉璃》《云崖不落花與雪》,這些頗受關注的網絡文學作品在讀者中不斷掀起討論熱潮,有的還遠播海外,收獲了一大批海外粉絲。

        這些作品覆蓋玄幻、仙俠、都市、歷史、古言、現言、馴獸、網游等諸多類別分區,作品中閃耀的原創思想與敘事延展路徑指引了類型范式的建立,諸多江蘇網絡文學作者也因此成為相應類型題材的代表性人物,他們持續在網絡文學現場踐行并深化類型創作的同時,也在尋求新的題材轉向。忘語曾以《凡人修仙傳》開創修仙小說中的“凡人流”,其中的“靈根”概念、“交易系統”設定等已成為這一類型中最為通用的、接受度最高的概念,新近繼續創作了仙俠類作品《大夢主》;跳舞曾以《惡魔法則》為西方玄幻類型貢獻了代表作品,新近延續都市題材的路徑,推出了《穩住別浪》;無罪曾以《劍王朝》與《將夜》《雪中悍刀行》相應和,使得“東方玄幻”這一類型“落地生根”,新近創作了仙俠類作品《渡劫之王》;卓牧閑憑借《韓警官》《朝陽警事》等作品成為現實主義寫實派熱潮的代表人物之一,新近繼續創作了警務題材作品《濱江警事》;月關憑借《回到明朝當王爺》等代表作被譽為“歷史架空小說第一人”,新近創作了歷史類作品《莫若凌霄》;曾創作過《梟臣》等超級人氣歷史題材作品的更俗,新近創作了歷史軍事類作品《將軍好兇猛》;曾創作過《丞相不敢當》《女恩師》等諸多高口碑古言作品的天如玉,新近創作了古言作品《心尖意》;曾開創了“兵王流”類型的傲無常,新近創作了玄幻類作品《保護我方族長》;雨魔自《馭獸齋》開始,便以獨特的“寵獸”系列在奇幻作品陣營中獨樹一幟,近年來轉向創作現實題材作品《少年,1927》。

        在初代網絡文學蘇軍所開拓的文學版圖之上,新生代網絡文學蘇軍逐漸崛起。他們探索和嘗試新的敘事方式和題材,在傳承與創新之間尋找自己的位置,在內容題材、表現形式上的銳意革新,不僅反映了網絡文學在發展過程中的新動向,也展現了江蘇網絡文學薪火相傳、持續繁榮的一面。三九音域憑借都市類作品《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成為近年男頻網絡文學創作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純潔滴小龍憑借《深夜書屋》被譽為“都市志怪第一人”;我最白憑借《全職藝術家》等“文娛三部曲”被稱為“文娛文制造機”……顧天璽的《尖鋒》《沉默之刃》、桑甜的《援外仁醫》、本命紅樓的《玉堂醬園》承接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轉向,作為新生代網絡文學蘇軍,貢獻出了不少經典佳作。女頻網絡文學方面,希行的《楚后》《洛九針》《君九齡》、童童的《冬有暖陽夏有糖》《洞庭茶師》、郁雨竹的《魏晉干飯人》表現不俗。此外,江蘇網絡文學作家近年來在科幻類型上不斷深入挖掘,代表作如:會說話的肘子《夜的命名術》《第一序列》、賴爾《賽博正義》等。

        在“全版權運營”的產業化模式下,優質的網絡文學內容是產業延伸的源頭,影視、動漫、游戲等多種形態的產業下游開發都仰賴原創內容的活力,而轉化效果出眾的作品也將發揮集成效應,成為文化傳播的重要符號。2015年,網絡文學進入“IP元年”,江蘇網絡文學作家顧漫以網絡單日播放量破三億的IP改編劇《何以笙簫默》助推了IP改編熱潮的序幕拉開,2023年,顧漫開始續寫《驕陽似我(下)》。2023年,初代網絡文學蘇軍的作品繼續展現“長尾效應”,根據跳舞的《惡魔法則》改編的動畫上線24小時站內熱度突破20000+,多人有聲劇在喜馬拉雅排名TOP9,評分高達9.2,點擊收聽量超3586萬。既往的文學蘇軍持續創造新的網絡文學現場熱度的同時,新銳作家以富有創新性的內容為江蘇網絡文學產業注入活力。我吃西紅柿的《滄元圖》動漫改編被稱為2023年度現象級作品,會說話的肘子的《夜的命名術》獲第33屆中國科幻銀河獎最具改編潛力獎,同名有聲劇登陸喜馬拉雅平臺后播放量超10億。網生代蘇軍力量進入原創文學創作場域之后,文化生態變得更加活躍,富有青春氣息。

        網文蘇軍在保持強勁發展態勢的同時,網文評論工作也在全國范圍內產生重要影響。泛華文網絡文學金鍵盤獎、揚子江網絡文學作品大賽等重要賽事在一定程度上為江蘇的網絡文學創作營造了積極熱烈的氛圍,鼓勵網絡文學作者在作品質量上勇攀高峰。揚子江網絡文學評論中心積極響應號召,以“線上線下融合”的方式持續深入網絡文學發展現場,以“行動化”的評論跟進網絡文學作家和創作,及時關注、追蹤、評論網絡文學熱點話題,參與網絡文學各項評價、評獎和評論活動。揚子江網絡文學評論中心聯合全國七大高校發起“網絡文學青春榜”,參與網絡文學發展現場,密切關注網絡文學動向,聚焦各大網絡平臺,用高質量文學評論引導健康有序的網絡文藝生態。而“揚子江網絡文學最具IP潛力榜”這一特色活動的主旨則是在不唯月票、不唯流量的前提下,試圖為IP產業提供一個“叫座又叫好”的先導,在品位和大眾、學院和商業之間,努力建造一條通道。兩大品牌活動貫穿網絡文學在文化現場流轉的環線,揚子江網絡文學評論中心以專業、精準的評論滋養著江蘇的網絡文學創作土壤。

        江蘇廣闊的文學天空孕育了網絡文學一代又一代耀眼的星群。在網絡文學的前沿進行觀察,迭代的網絡文學蘇軍依舊是一個具有突出實力與審美表現的文學群體,不僅為文學蘇軍的傳承與繁榮增添了更多活力,也為網絡文學的創新和發展提供了朝氣蓬勃的一處風景。

       ?。ㄗ髡呦的暇煼洞髮W文學院教授)

      hg黄瓜视频破解版_久久综合一本伊人_18禁美女裸体无遮挡正面全身_WWW暖暖日本在线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