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zmv9n"></button>
  • <button id="zmv9n"></button>
    <tbody id="zmv9n"><center id="zmv9n"></center></tbody><button id="zmv9n"><acronym id="zmv9n"></acronym></button>
    1. <dd id="zmv9n"><noscript id="zmv9n"></noscript></dd>

    2. <tbody id="zmv9n"></tbody>
      <dd id="zmv9n"></dd>

      丁康權:寫意克勤 道法自然——訪中國文化學者嚴克勤

      (2024-04-28 11:17) 5997751

        【序言】

        開場白:寫意的道法

        悠悠天地,萬物皆有靈性。嚴克勤詩書畫是有靈性的,他的藝術實踐更是道法自然。嚴克勤非常推崇蘇軾的“此心安處是故鄉”,他如今退而不休,從疫情前2019年2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味綠居閑話》至2023年6月商務印書館出版《味綠居續話》;直至2023年8月古吳軒出版社《我寫我意》正式出版,并且到每座特色城市進行巡回新書發布,讓我這位小老鄉、老同事仰慕不已。

      圖為“我寫我意”嚴克勤水墨小品展覽

        嚴克勤真正實現了魯迅筆下的“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的神仙般的詩書琴畫的文人生活。2024年2月初,筆者參加無錫崇安寺鐘樓舉行的嚴克勤新書無錫發布會時,一下子看到三本書齊整地擺放在一起,我的老領導嚴克勤筆耕不輟,真可謂著作等身。書架上的書已售空,嚴局給了我一個鏈接,筆者于2月8日(癸卯兔年臘月29日)專程去無錫小婁巷樊登書屋購買三本書。并于2024年3月9日,無錫市通商中心成立周年慶之際讓嚴局正式簽名,從購買到正式簽名的這一個月內,筆者反復閱讀了這三本書,得知三本書之間具有必然的文人寫意水墨畫邏輯關系,認為不能孤立地去欣賞、閱讀和理解《我寫我意》。

        2013年,當時嚴克勤赴法國巴黎參觀三大藝術博物館(盧浮宮、奧賽博物館和蓬皮杜中心)時,觀賞莫奈的油畫長卷《花園》,當時他腦海中瞬間想到中國古詩的意境“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讓他品味到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神韻,這或許就是中西藝術的匯聚與交融,更是另一種《我寫我意》的道法自然的內在體現。

        道法之一:主攻書法美術精華

        嚴克勤在庚子年的居家抗疫時,對書法繪畫的創作與理解研究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他時常以明代陳繼儒的詩句“閉門即是深山,讀書隨處凈土”進行自勉。獨坐味綠居書齋,孤燈相伴、信筆涂“雅”、我心天涯,真正達到了蘇軾“此心安處是吾鄉”的最高境界。

        他從少年南通求學和在父親的熏陶下,就開始一直堅持讀書與繪畫,書香墨韻、筆耕不輟。每當宅在家中,看見窗外雪花飄落,登眺時見絮起風中,真有“南國風光,卷起千層雪,萬壑鋪銀”的意境。作為畫家,他心潮澎湃,感嘆“江山如此多嬌”。他從事繪畫和書法多年,一直未將繪畫、書法作為謀生的選擇,卻成為他人生的一種美學態度。他的好友于殿利是這樣評價他的:“書法、繪畫已成為他生活中'不可須離'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案牘勞形之余、在時間的縫隙里,用書法和繪畫進行自我調節,使嚴克勤的生活充滿“游于藝”的藝術狀態。

        自古以來,文人墨客都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嚴克勤的根基在于他的藝術修養和人品修為;在于他對生活的藝術態度;在于他對世界萬物敏銳的感知感悟。

      圖為嚴克勤水墨小品:擬古冊畫頁之五

        他對書法繪畫的理論研究特征概括為:一是寫意,文人畫的精髓;二是求簡,色,則水墨黑白;形,則“逸筆草草”。在水墨之間,輔之畫紙的適當留白,給人以深遠悠長的想象空間,墨分五色,計白當黑,以至無聲勝有聲,無形似有形;三是詩畫,古人云“能書者皆能畫,畫中有詩,詩中有畫”。他除了推崇王維的“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還特別欣賞唐伯虎、徐文長、鄭板橋這些“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的高手。

        無錫籍畫家倪瓚是最具個性和歷史影響力的,嚴克勤在無錫書畫界沉浸十年,對“元四家”之一倪云林更是推崇至極,多次前往錫山區云亭鎮倪氏祖宅進行探訪,追尋大師的文化足跡,特別是對倪瓚變賣家產,以船為家,駕一葉扁舟,在湖上飄搖,開始那種“不事富貴事作詩”的隱逸生活推崇備至。筆者也遐想,曾經的廣電集團的老領導,為了書畫藝術,也會有一天成為“云林大癡”的,那也是筆者作為熱衷寫詩的門生在文學藝術上的榮幸,因為自古以來,詩書琴畫天生就是渾然一體的。

        他曾在筆者工作室喝茶聊天時,談及臺北故宮博物院倪瓚的紙本水墨畫《容膝齋圖》(作于1372年),僅表現出山水間一小亭,幾棵枯樹而已,反映了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里“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的意境。嚴克勤說倪瓚以簡素之筆墨展示了豐富的內心感受和獨立的人文精神,使他的同輩和后輩們難以摹寫,更難以超越。

        嚴克勤以倪瓚畫中的意境和風格為追求的目標,同時在2024年2月無錫鐘樓圖書館展出自己的水墨小品,將此傳承并且創新發展,這也是他得到元、明、清“文人畫”的精華之后的又一次新的超越。

        道法之二:修行國學漢文神逸

        2019年,筆者研讀嚴克勤的《味綠居閑話》中的《丹青難寫是精神》這篇關于中國水墨畫的審美價值的學術論文,就對嚴克勤的國文與漢文功底佩服得五體投地。在這次2023年新作《我寫我意》用文配畫的形式又再現當年文采,這說明他不僅是書法繪畫大師,更是文藝評論家。他認為王維所言“畫道之中,水墨最為上”。自王維始,張璪、荊浩、董源、米芾等書畫家不斷開拓,水墨畫漸成為中國畫中高標獨步的一脈,同時也成為文人畫的主流。

        他認為水墨畫具有“六美”:一是神韻之美;二是品格之美;三是線條之美;四是筆墨之美;五是空靈之美;六是形式之美。嚴克勤認為“中國水墨的發展與中國國學文化傳承息息相關,與中國士大夫文人的追求和漢文詩意理想一脈相承的”。在他的筆下,詩、書、畫、印相結合,正如明人董其昌所說:“古人如大令,今人如米元章、趙子昂,善書必能善畫,善畫必能善書,其實一事耳。”中國繪畫美術史上把王維認定為文人畫的鼻祖創始人;蘇軾更是一個詩畫結合的積極倡導者和實踐者。事實上,《莊子·天道》篇云“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千百年來,無論歷史如何演進,朝代如何更替,中國的水墨畫獨特的審美精神從未曾湮沒;或波瀾不驚、低吟淺唱;或徜徉恣肆、長歌而行,散發出獨特人文魅力,穿越時光而歷久彌新。嚴克勤不僅在藝術理論上這樣說的,更是在自己的詩書畫印的藝術實踐上是這樣創新和開拓的。

        筆墨是具有工具屬性和文化屬性的,一山一水、一枝一葉為造物的精心安排,更是創作者心中處處皆可畫的大膽創新的執筆?!独献印酚性?ldquo;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講的就是中國古典水墨中“天人合一”的命題,也是嚴克勤這幾十年來修行國學的神韻所在。他按照漢儒董仲舒提出的“天人之際,合二為一”的理論道統,這種在他自己的水墨畫中是一種自然的而非自覺的“合一”,表現了嚴克勤對空靈、清逸、雋秀的美學追求。

        老子的“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就是說在嚴克勤水墨小品中表現為一魚一鳥;一草一木;一枝一葉;一山一水的哲學思想,讓筆者聯想到嚴克勤三年疫情宅于家中,看到《道法經·三十七章》中“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欲”的精神曠達境界;“無所求,無所依”的萬物皆空的書法繪畫小品境界。如果從國學漢文的哲學角度去理解他的創作邏輯就一通百通了,這也就是達到我們詩人在抒寫現代詩的意境時所追求的“一灣瘦水,幾株疏樹,一痕遠山,幾只小鳥”的超逸脫塵、虛靜悠遠的空靈之美,真正做到“看窗外花開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人生境界。

        道法之三:文化藝術的踐行者

        素有“詩豪”之稱的劉禹錫有一首“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更留下“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的氣壯之語,嚴克勤的詩書畫更是懂得現代文人的宣傳推廣邏輯,他更懂得自己的對藝術追求的心境,永遠處在“前度劉郎今又來”,“歸來卻仍是少年”的奔跑的心態。

        他的“前度劉郎今又來”在《味綠居續話》第218頁出現;又在《我寫我意》第145頁再度出現,他那種歸來仍是文藝少年的心態,一直伴隨他到桑榆之年,他的書畫歲月永遠“為時不晚”。

        從2017年9月28日,正值巴黎“楓丹白露”之時,嚴克勤應法國文化和通訊部之邀赴巴黎舉辦“寫意丹青——嚴克勤水墨展”,讓他與全世界的藝術家進行面對面磋商交流。他以畫為媒,通過筆墨語言傳播中華文化,開展藝術交流,對詩畫一體的尋覓與承接,表明嚴克勤對中國文化矢志不渝的追求。

        “法國之行”主要進行三次藝術踐行的活動,第一次是巴黎凱旋畫展,在這次活動上,嚴克勤向主辦方贈送一軸書畫合璧條幅,上端書寫筆者最喜歡一句納蘭性德的詞:“江南好,真個到梁溪。一幅云林高士畫,數行泉石故人題,還似夢游非”,下端為嚴克勤山水寫意畫。在這次畫展上,讓嚴克勤聯想2013年10月參加迎接中法建交50周年的“太湖風情——嚴克勤中國畫作品特展”,相隔數年,同樣在法國巴黎盧浮宮,所有小品從中國畫到水墨畫的轉變,這些小品畫寄情自然、抒發情懷,這些有關枝枝葉葉的水墨畫在傳承與創新之間探索前行。古人云“功夫在詩外”,這句話用在嚴克勤的藝術踐行是再合適不過了。

        嚴克勤在法國之行的2013年第二次和2017年第三次,這兩次中法兩國文化交流的過程中,他體會最深的是無論是法國印象派畫家的自由創新之精神;還是中國文人寫意畫的傳統,其主旨還是強調畫家作品必須富有鮮活而有情趣的追求。

      圖為嚴克勤在法國巴黎舉辦畫展

        正巴黎參展之時,嚴克勤專程去參觀馬勒音樂圖書館,認為畫是無聲的音樂,音樂是有聲的畫,“藝術是相通”的。他在巴黎舉辦個人畫展,又能夠在馬勒音樂圖書館備展,是一位十分幸運的中國藝術家。應法國國際文化中心協會邀請赴法考察期間,對法國的上阿爾薩斯道明會修道院、豐泰羅修道院、華幽夢修道院,在這三家修道院的考察與學習過程中,對嚴克勤觸動最大的是法國著名翻譯家安德烈·鐸爾孟隱居之地,被稱為“華幽夢”。這位安德烈·鐸爾孟是歷經中國三個時代的法國貴族和詩人,是載灃親王的法語教師,也是中法大學創辦人之一,他在生命最后十年翻譯法文版《紅樓夢》,使得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走進法國,走向世界。就從這次嚴克勤造訪“華幽夢”,看到曹雪芹的紅樓夢在法國的傳播,想到自己的書畫從中國來到法國,不禁感到文化傳播是一種多么神圣而偉大的事業。

        在法國舉行的畫展和三家修道考察與交流,讓嚴克勤體會最深的是作為中法文化傳播大使,他不僅要傳播中國的書畫文化;更體會到學習和考察法國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利用的做法確實可圈可點。在這里,無論是古城堡、古村落還是修道院,都是由相對獨立院落構成,繼承和發展了原有的文化創意。嚴克勤作為文化推廣的使者,他認為不僅要利用保護已有的古跡遺存的設施,也要融合人文環境、自然環境等,物質遺產和非物質遺產相結合的整體保護傳承,這樣才能展示歷史人文遺產的文化魅力,這也是東西方文化共同面對的新課題。其實,唐朝的白居易“笙歌同院落,燈火下樓臺”,韋應物的“蕭條竹林院,風雨叢蘭折”的中國古院落的傳統文化與法國古修道文創都是一脈相承的。最后,嚴克勤呼吁“如果我們后人任意處置,把歷史遺存當作泥人隨意捏造,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筆者對嚴克勤在七年之前的海外文人寫意的藝術踐行案例進行研究,認為他不僅僅是在國外是藝術踐行的使者;如今在國內,步入21世紀網絡信息化時代,更是許多年輕人對短視頻瘋狂追捧的時代,人們對“水墨畫”的追捧可能隨著時代的發展越來越邊緣化了。為此,嚴克勤在2023-2024年度的《我寫我意》一書一經問世,開始策展“我寫我意”新書分享會系列活動。

        第一蘇州站:2023年12月10日至12月31日,在蘇州古吳軒出版社(位于蘇州觀前街)舉辦首發儀式,這是一首有關文人寫意的理論研究和文人寫意畫作品合集。以近百幅冊頁小品畫和20萬字隨筆組成,呈現出嚴克勤十多年來筆墨丹青的部分成果。

        古吳軒出版社副總編王稼句2023年10月在蘇州展廳中是這樣評價嚴克勤:“我讀克勤先生的畫,想到文人水墨寫意的氣韻和境界,他是庶幾近之的。‘我寫我意’水墨小品展中涉及山水、花鳥、蔬果題材;還有冊頁、手卷、扇面的各種形式都是清湛之作,可籍以一窺克勤先生水墨藝術的風貌。”

        第二無錫站:2024年2月6日至2024年3月6日,在無錫鐘樓圖書館一樓。嚴克勤在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時說到“幾生修得到梅花,傳統文人寫意畫最具有中國傳統藝術特色,也是一個神奇和精妙的天地。”作為一位文化名家,他具有杰出的審美造詣和深厚的藝術功底,文筆簡練,字里行間流露長者對讀者娓娓道來的人生閱歷和治學功底。

        文化學者、書法家繆小展2023年2月在無錫展廳中是這樣評價嚴克勤:“在欣賞他著書立說獨具匠心的精深;贊嘆他立身處世煙雨任平生的超逸。大寫意需要有大學問、大格局、大氣場的支撐,克勤先生的大寫意主要以水墨為主,如果加點顏色可以鑲進張大千的冊頁里去。”

        第三寧波站:2024年3月28日至4月17日,“我寫我意”水墨小品展在寧波天一閣博物館舉辦,天一閣博物院將晝錦堂改建成展廳后首次辦的展覽。

        劉墨博士2024年3月在寧波展廳是這樣評價嚴克勤:“平靜時筆是筆墨是墨,激動時筆不是筆墨不是墨,那些本來知是平凡的山山水水以及花花草草,卻因嚴克先生的熱情和活力,再次呈現了古典意象的當代之美。”

        第四揚州站:2024年4月21日至5月8日,“致敬大師,我寫我意——嚴克勤水墨小品展”在揚州市美術館開展。嚴克勤講述了關于石濤與揚州八怪的淵源,并引用鄭板橋的詩句:“少日曾探上苑花,烏紗一頂負煙霞。而今老去親蘭竹,江南江北總是家。”作為水墨小品展的開幕詞。下午,無錫市濱湖區作協文化考察團一行人,專程奔赴揚州八怪紀念館,對清朝的金農和鄭板橋藝術作品嘆為觀止,在大師面前駐足,仰慕不已!

        揚州市國畫院院長、揚州市美術館館長2024年4月在揚州展廳是這樣評價嚴克勤:“在嚴克勤的畫中,這種文人畫的氣質表現為一位江南文人對自然和生命的思考和感悟。從他的繪畫體系和精神世界來看,他是要向揚州畫派的石濤和'八怪'致敬!他醉心于石濤,醉心于‘八怪’,更醉心于揚州……他對先賢大師真切的感動和景仰,這目光篤定、堅韌而且有溫度。”

        道法之四:文學少年“南通狂”

        曾記得筆者辭去無錫電視臺公職下海創業,當時嚴克勤局長是我的老領導。他對辭職創業的我給予莫大支持與關心,讓我信心百倍,時至2018年戊戌迎春三月,嚴克勤作為南通老鄉為筆者的新書《尋夢的時光·新聞集》作序,他是無錫廣電的領頭人,我誠惶誠恐地去信邀請,他非常爽快地答應作序,并且以“小老鄉、大氣魄”為題,讓我喜出望外,這是一位長者對晚輩最大的鼓勵與支持。作為小老鄉,我老家住在南通市如東縣的大豫鎮;他老家在南通市通州縣劉橋鎮,相隔不遠,也就半小時的車程吧。

        說起南通這個人杰地靈的地方,最繞不開的一位名人就是中國狀元實業家張謇。他是中國狀元實業家、政治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書法家、慈善家。嚴克勤作為張謇的后人,在1973年上高一時,適逢南京藝術院特招,是全校唯一考取的特招生,在極左的文革時期能上南京藝術院已非常不易,當時他因為美術專業不對口,就毅然放棄,表現出他少年時期鮮明個性的特點。他堅持要將高中讀完,當時他的繪畫天賦也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嚴克勤還有少年狂的特點,就是不去上南京藝術院的原因就是在文革時期,他就是想到高中學校圖書館里大量閱讀當時認為的禁書,他要在文學藝術的知識海洋里遨游。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傲心也奠定著他少年時期的不平凡。這一點與11歲就寫出“我踏金鰲海上來”的張謇有許多相同之處。

        1904年張謇為通州師范學校的校歌作詞寫道“狼之山、青迢迢,江淮之水朝宗遙。”同處通州的嚴克勤于1973年被南京藝術學院錄取后放棄,于1974年高中畢業,隨父親回南通鄉下插隊務農,此間在農村里臨帖和寫生不輟,正因為這段插隊人生鑄就他后來的藝術輝煌。1977年考取南通師范??茖W校中文專業。特別要強調的是這所學校就是當年張謇創辦的民立通州師范學校。嚴克勤也正是畢業于這所享有“紅色師范”“教師搖籃”美譽的高等??茖W校。在這所學校里,嚴克勤時常閱讀國學大師王國維(1877年-1927年)的著作《人間詞話》一書。

        嚴克勤的國學基礎也正是在通州師范學校里奠定的,他對紅樓夢也頗有研究,對王國維翻譯的莎士比亞、但丁、歌德進行比較分析研究,同時在南通青少年求學時期,就將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活》等世界名著反復閱讀。他時常會在張謇為他們后輩所建造的學校里漫步,從小就對張謇一方面從政、從商、從文的實踐經驗仰慕不已;另一方面嚴克勤對張謇對文化藝術的執著更是敬仰甚至,尤其對張謇創辦博物館、圖書館來彰顯國家文化的做法大為推崇。

        道法之五:味綠寫意“江南染”

        筆者與嚴克勤老領導2004年11月至2005年2月交集最多,那時嚴克勤局長和無錫市政府林國忠秘書長鼎力支持筆者舉辦2004年無錫十年經濟年度人物頒獎電視晚會,筆者時任電視臺《財富時代》欄目制片人,召集到無錫大咖周海江、蔣錫培、黃麗榮、吳國平等匯聚到無錫廣電1000平米演播大廳舉行現場直播,將無錫經濟人物通過電視、報紙和網絡推向全國各地。嚴克勤老局長力排眾議,從人、財、物各方面鼎力支持,體現一個廣電掌門人獨特的領導魅力。

        筆者與嚴克勤如今已經亦師亦友亦足的真性情關系,他從政從商從文集大成的風范也深深影響著筆者,我們濱湖區作家的1/3左右都是他當時的老部下、老同事,我們在文學藝術道路行事作風也都是以老領導作為行動的楷模。

        2020年12月,由中共無錫市濱湖區委宣傳部和無錫市文聯批準成立無錫市濱湖區作家協會,由筆者來擔任作協主席和區文聯副主席,當時第一時間就特聘嚴克勤來擔任我們濱湖區作協總顧問,并在成立大會上頒發聘書。

        同時,2023年4月無錫市通商會中心正式成立,嚴克勤作為南通老鄉又是中國文化界的權威名人,曾擔任過無錫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主任,因此經過理事會同意,特聘袁靜波、丁大衛、嚴克勤三位老領導擔任無錫市通商中心總顧問,由無錫市政協原主席貢培興授牌,并且在張謇精神論壇上由嚴克勤作《一個南通人在榮氏企業經歷》主旨演講,將他父親和他兩人的從政、從商、從文的經歷在那次演講中淋漓盡致地向與會代表進行演講。

        2023年12月,由無錫市濱湖區作家協會舉辦的“行讀山水”活動,嚴克勤又以《獨醉江南》為題目,從花道:梅花惠蘭;樂道:清工名曲;茶道:泉茶竹爐;學道:重教興文;畫道:名家巨擘;商道:群星璀璨的六個方面的江南之道,向作家和企業家進行傳經送寶,讓廣大作家及文化愛好者深悟其道。

        嚴克勤如今在中國書畫界,特別推崇無錫六位大家,他一直與筆者說道,中國北京故宮博物館舉辦中國古代十位畫家,其中無錫有三位:東晉畫家顧愷之(約345年-406年)、元代畫家倪云林(1301年-1374年)、明代畫家王紱(1362—1416),這是無錫的榮耀,還有三位是學貫中西徐悲鴻(1895年-1953年);別開新貌吳冠中(1919年-2010年);朱墨青山錢松喦(1899年-1985年)。對當下江南文人畫者的畫品與名利的關系,嚴克勤認為必須恪守創作的圭臬;必須堅持畫品人品的操守,這是他的“兩個必須”堅持的底線。

        嚴克勤認為江南無錫之所以能夠出現“中國六杰”的主要原因有五個方面:一是人文地理的原因,表現在青山綠水的孕育、歷史文化的陶冶;二是人文傳統的原因,表現在人文精神的熏陶、儒道互補的滋養;三是人文教育的原因,表現在家學師承的傳統、崇教重文的成果;四是人文情懷的原因,表現高逸絕俗的追尋,遷想妙得的自娛;五是人文薈萃的原因,表現豐富多彩的畫理、不斷創新的理念。

        嚴克勤他不僅僅是一位中國書畫作品的創作者,更是中國書畫理論的倡導者。他認為無錫書畫壇置于整個中國書畫壇要形成一個畫派抱團取暖,標新立異;畫群同而不黨、獨立前行;那樣才會形成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讓每一位藝術家呈現自己獨特的人文情懷。

      創作于逗號書院

      2024年4月25日
      (作者是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hg黄瓜视频破解版_久久综合一本伊人_18禁美女裸体无遮挡正面全身_WWW暖暖日本在线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