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zmv9n"></button>
  • <button id="zmv9n"></button>
    <tbody id="zmv9n"><center id="zmv9n"></center></tbody><button id="zmv9n"><acronym id="zmv9n"></acronym></button>
    1. <dd id="zmv9n"><noscript id="zmv9n"></noscript></dd>

    2. <tbody id="zmv9n"></tbody>
      <dd id="zmv9n"></dd>

      飛躍現實的生命之光——韓青辰兒童文學創作研討會在南京召開

      (2024-05-29 18:49) 5998833

        江蘇作家網訊  2024年5月28日,韓青辰兒童文學創作研討會在南京召開。會議由江蘇省作協主辦、南京市作協協辦,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發來視頻致辭。韜奮基金會第四屆理事會理事長、中國出版集團原總裁聶震寧,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作協主席畢飛宇,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原社長兼總編輯海飛,省作協黨組書記、書記處第一書記、副主席鄭焱,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副主席丁捷,南京市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王子,及省內外近20位專家學者等出席會議,研討會由丁捷主持。

        韓青辰是江蘇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自上世紀90年代起,創作出版了《小證人》《因為爸爸》《我叫樂豆》《中國少年》等七十多部文學作品,先后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大獎等重要獎項,部分作品被譯介到俄羅斯、美國、日本、突尼斯等國家。

        嚴肅與溫暖:

        江蘇兒童文學的優秀代表

        “韓青辰是少兒文學創作的實力派代表”,施戰軍在講話中表示,韓青辰以《飛翔,哪怕翅膀斷了心》《龍卷風》《我叫樂豆》《小證人》《因為爸爸》《中國少年》等精品力作,證明了她有寬廣的題材可駕馭,有無限的創造力可持續,是一個將世間萬物和人類理想放在心中的好作家。“她筆下的作品和她內在的素養是一致的,豐富、活躍、端正、雅致、有趣、有愛、有力、有光。”

        “江蘇少年兒童文學是有傳統的,韓青辰的兒童文學在這樣良好的土壤之中孕育,小幼苗已經長成參天大樹。”畢飛宇在講話中指出,韓青辰作家和警察合二為一的身份,使她的寫作具有很強的識別度。她的作品既有嚴肅的一面,也有看不到的溫暖。針對韓青辰形容自己的寫作像“西西弗斯推巨石上山”,畢飛宇認為這可能正是未來推動她的創作進入更高階段的底層邏輯。“西西弗斯非常清楚地知道,他把石頭推到山頂,石頭會滾下來。如果僅僅從石頭上尋找意義,把石頭推上山頂,這個作家是有限的;但如果一個作家的內心有西西弗斯,他知道石頭會從山上滾下來,依然去推,很可能寫作天地就會為之一開,因為存在的所有意義就在這里。”

        鄭焱在致辭中介紹了省作協近年來推動兒童文學創作與評論工作的系列舉措。他說,“江蘇是兒童文學大省,韓青辰就是十分優秀的代表”,她對人性的開掘、對世相的針砭、對教育的反思,是深刻、尖銳、復雜的;對故鄉的追尋、對童年的再現、對歷史的回望,是浪漫率真、韻味悠長的。優秀的兒童文學是可以讓孩子們活得更好的文學,韓青辰的文學作品往往呈現出超越自我的家國情懷、民族情感和天地正氣,她以其豐富的生活閱歷和對人生的真知灼見,引導著兒童讀者進行生命的自我擴充和超越,滋養著他們發展出豐滿而健全的人生。

        “韓青辰是一位有責任擔當、有藝術追求、有人文情懷的創作者,”王子在致辭中說,她把時代責任融入創作,把對世界的感受、認知和希望化作了筆下鮮活的人物,把對孩子、對文學、對生活的愛傳遞給了讀者。    

        警察與少年:

        沉重現實中的精神之光

        在聶震寧看來,韓青辰的兒童文學創作已經達到了一種成熟度:她的寫作從生活積累出發,執著深耕“警察與少年”這一題材,對人與人關系的刻畫、對人物心理的把握十分深刻;到了《中國少年》,她用雙線結構,將新安旅行團和當代兒童生活勾連起來,在寫作上也體現了一個作家的成熟度。

        由于職業的特殊性,“警察與少年”是韓青辰始終聚焦的領域。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原社長兼總編輯海飛將其浪漫化地概括為“警花文學”——“花”既指少年兒童,也指作品本身的美,“她寫的東西分量很重,致敬平凡英雄,歌頌了逆境中的成長。”

        “秉承現實主義風格、承載重大主題、倡導兒童文學的教育功能,以及鮮明的地方文化和江南風格,是蘇派兒童文學的特征,而這些在韓青辰的寫作里也體現得非常明顯。”江蘇省作協副主席、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將韓青辰納入蘇派兒童文學的廣闊圖譜,而后又結合韓青辰的創作歷程,重點提到了其作品的現實傳統。韓青辰入職公安系統時是一名記者,進入兒童文學領域首先以報告文學知名——在汪政看來,“紀實與虛構”既是韓青辰兒童文學創作的發生學,也自覺內化成了其作品的雙向構成,《因為爸爸》《中國少年》《我叫樂豆》《小證人》等背后都有紀實的故事。

        “紀實既是題材也是方法。”安徽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韓進深有感觸地回溯了韓青辰的創作之路:1992年到2004年是她文學起步的時期,她寫了《山誘》《水印》等與從警經歷有關的案件調查紀實小說;2004年到2013年,她完全轉向兒童文學創作,發表《飛翔,哪怕翅膀斷了心》《戴著蝴蝶花的小女孩》等作品,主要聚焦問題少年;2014年至今,是韓青辰兒童文學創作的成長期與成熟期,她發表了《小證人》《龍卷風》《因為爸爸》等作品。“這時,她看兒童問題的角度變了,即便寫犯罪、寫留守、寫苦難,都把它們視作兒童在‘第二次成人過程’中磨礪與成長的社會化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她要給孩子飛翔的翅膀,讓孩子明白如何做一個‘大寫的人’”。

        她的兒童文學作品里,不單能看到陽光向上的孩子,還有患了抑郁癥的孩子、網癮少年……“韓青辰的作品有負重之感,這種不合時宜又恰恰成就了中國兒童文學作家的人格。”中國海洋大學教授徐妍說,后真相時代,韓青辰孜孜探尋著兒童成長過程中的諸多真相,她在直視這些真相的時候,固然選用了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又疊加以浪漫化的隱喻和細膩感人的細節,內置了一個理想主義者的燃燒著的生命目光,厚植英雄主義情懷。

        借由幽暗中的精神之光,韓青辰試圖照亮中國兒童的成長路途,也由此賦予了作品一種獨特的質地。這既與她的職業身份有關,也和她的性格特點與寫作追求密不可分。

        《兒童文學》原主編徐德霞很早就認識韓青辰,新世紀前后,韓青辰在《兒童文學》雜志發表了一系列作品,獲過《兒童文學》十大青年金作家。“如果要給韓青辰畫像,最先想到的三個詞就是:特立獨行,外柔內剛,堅韌執著。”在徐德霞眼里,韓青辰有責任,有擔當,有母性,她始終看向生活,“哪怕寫英雄,也是周圍的普通人,是夠得著的英雄”;她又有韌勁,寫東西比較深,認準一個題材就扎根下去,然后咬牙寫好。“她基本上每部長篇都在20萬字左右,這在兒童文學創作中并不常見。”

        “里下河地區的水鄉童年烙印,南京大學中文系科班出身的文學訓練,公安系統的大量素材資源,以及對女兒成長的深切關注,生成了韓青辰文化身份和自然的寫作常態,構建了作家的自我意識和作品的話語邏輯。”江蘇第二師范學院教授姚蘇平說。

        心理與行動:

        與世界接軌的兒童文學

        韓青辰不僅為中國兒童文學貢獻出聚焦公安題材的兒童文學敘事類型,在蘭州大學教授李利芳看來,她還“挑戰并建立了一種可以被稱之為兒童心理分析小說的藝術樣式”。李利芳對韓青辰的心理刻繪十分贊賞,認為其中最精彩的代表作就是《小證人》?!缎∽C人》書寫了在一起非常態的死亡事件中,女孩冬青因作證而觸碰到公平、正義、道德、法律、人性、良知等多重價值維度糾纏的困境,韓青辰由此觀照她在曲折的作證心路歷程中長成的偉大的童年靈魂。“在文學慣例中,兒童文學是以表現兒童行動著稱的文學,兒童心理敘事不是兒童文學的主體內容?!缎∽C人》打破了這一敘事常態,以‘作證’這一特殊契機探入兒童波瀾壯闊的內心,為兒童心理分析小說的發展作出積極探索。”

        韓青辰筆頭經常不自覺噴涌出一種強大的生命感知力,其對兒童心理把握之準確之深入,曾給江蘇省作協副主席、省作協兒童文學工作委員會主任祁智留下了深刻印象。“《因為爸爸》有個地方我記得很清楚,小朋友看到爸爸犧牲了,看到所有人都在忙碌,都在悲傷,自己覺得很奇怪,很陌生。因為一個小朋友對生離死別其實沒有太多認知。后來我生活中遇到這樣的事情,馬上想到了這個情節,覺得這里真實得讓人心疼,讓人流淚。”

        通過心理刻畫和形象塑造,韓青辰專注于揭示少年兒童的成長秘密和精神世界。上海師范大學教授李學斌注意到韓青辰寫作過程中的諸多轉變,探索了現實困境中的兒童對自我形象及價值的求索和確認。

        南京師范大學教授何平進一步由《小證人》中的心理波瀾延伸到當代中國兒童文學寫作的世界意義。何平分析指出,小說開頭,支教老師帶著孩子認識自然、閱讀書本,有些作家會到此為止,于是寫作的落點便停留在對孩子進行審美啟蒙和自然美育的層面上;但韓青辰繼續往前,通過一起意外事件,深入探討了兒童如何成為公民、傳統鄉村熟人社會怎么成為現代公平社會的問題——這是一個與世界接軌的重大話題,“即使在成人文學中也不多見”。

        何平的解讀揭示了韓青辰作品中一個看似矛盾的雙重特征:重視內在的心理刻畫,又指向廣闊的外在世界?;蛟S如姚蘇平所說,上世紀80年代新啟蒙大背景下成長的韓青辰,對孤立化、封閉化的成長敘事始終保有警惕。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副總編輯陳文瑛提到韓青辰的寫作,也注意到“她不光寫一個兒童,而是寫一群兒童;不光寫一個警察,而是寫一群警察。她總把孩子的生活置身群像當中,我理解為是作家對現實生活深度探尋的結果。”

        南京師范大學教授談鳳霞補充了韓青辰的更多面向:地標上,韓青辰的寫作是有根系的,作品中融入了個人的生活經驗和生命體驗;坐標上,她是有譜系的,廣泛涉獵了重量級文學名著和古典音樂;目標上則是有牽系的,她對稚嫩的、邊緣的、弱勢的生命群體和個體,總是給予關照和祝福?;蛟S這些因素共同造就了她的寫作——既有心理探索的深度,又有認識和行動的廣度。

        “韓青辰是一位非常純粹的作家。”丁捷在總結時說,“她曾說‘我寫作只為我的心,我沒有屈服過任何力量’,這話里有著警察作家的剛正不阿。她也說過‘我的夢想,就是用自己的文字,不著痕跡地抹去一個孩子埋在心底無法流出的眼淚’,這話里又流淌著一個女性作家的溫柔與深情。韓青辰的作品同時向我們呈現了這兩種不同方向的力量。”

        “從1992年我在《南京大學報》發表散文開始,我寫作已經32年了。”韓青辰在答謝時表示,她將寫作視作最神圣最耐心的母親,是寫作將自己一次次撫養檢修重生。“我在嘗試寫出一個理想國。我相信寫作是一場集體療愈,寫作應該以愛為旗,高舉公義真理;我相信寫作會把我們帶入理想之境。祝福我們一起,向著無窮的遠方,慢跑到底,永不止步。”(文/俞麗云;圖/于邦瑞)

      hg黄瓜视频破解版_久久综合一本伊人_18禁美女裸体无遮挡正面全身_WWW暖暖日本在线在线视频